自從玩像機後,文字在Arthur的網誌中從來不是主角。


    
在書琴及冠羽的邀約下第一次參加慢城花蓮的聚會,第一次沒透過影像卻還想將今天的經歷記錄下來,因為有感謝、有感動、還有更多的歡喜。
 

     來花蓮,生活是精彩的、是充滿挑戰的、是可以結交到許多好朋友的。但經營民宿認識的許多新朋友、好朋友通常散居台灣各地,對喜歡結交朋友的Arthur來說,是有些遺憾的。

     知道慢城先、還是Orip先,已經不是那麼確定了。但一直知道有一群花東新移民在自己的位置上,用自己的方式,為花蓮盡一份心力。偶爾瀏覽到他們的部落格時,會為他們的篤定感動、為他們的特質感動,也為自己身上有他們的影子感到悸動,雖然素昧平生。  

     戀愛公寓的主人來過幾次怡然居,在一次閒聊的過程中,Arthur知道了法采的冠羽。在主動拜訪冠羽及某次座談會的場合中認識書琴後,終於有機會認識這些心怡已久的朋友們。 

 


   聚會的地點:住海邊。書琴在她的blog寫下: 


「住海邊」位於花蓮溪的出海口,一個很特別的地理位置。

住海邊,卻能望見中央山脈連綿不絕地矗立在你的眼前
住海邊,卻能聴見花蓮溪安靜無聲地流經你的面前
住海邊,卻能遙望對岸的花蓮市感覺白天和黑夜不同的城市風情

避開車子快來快去的台11線  轉個彎一頭鑽進山海之間的小路  一路到底

聽著洄瀾(海浪的台語)聲,原來這裡就是生活在花蓮,心中最嚮往的夢土


----住海邊

 

     這一方民宿主人的夢土,有機會親炙,那與怡然居截然不同的氛圍,確實令我耳目一新。我們一行人剛到的時候,男主人阿正,坐在餐桌上,自在的吃著炒米粉,讓客人們彷彿回到自己家,是第一個亮點。清水模型式的素雅建築及發呆亭,散發著另一種怡然自得的興味,又是一個亮點。在知道此建築是書琴與阿正,將破舊的軍舍親力親為改造而成,則為之拜服。 

    「住海邊」跟「怡然居」,還有許許多多用心經營的特色民宿,因為不同的民宿主人,而有著截然不同的生命,是非常令人可喜的。確實在花蓮,經營民宿早已進入戰國時代,但良性的競爭所產生的多元面向,一定可以逐漸讓花東更吸引人。因為我們都努力的在自己的位置上,用自己的方式,為花蓮盡一份心力。 

     這次的慢城小聚,多認識了製作手工香皂的Ki媽、漂流木工作室的阿迪克、泥巴咖啡的巴俗、海豚灣的義修大哥、時光二手書店的秀寧、Orip的義智、璞石咖啡館的玉萍、和我一樣第一次參與的徐徐の溫度的徐哥&溫姐…,聽說大部份也都是新移民。 

     記得小羅斯福總統的夫人艾蓮諾說過:「一個人的哲學不是表現在話裡,而是表現在他做的選擇裡」,這些先後移居花東的朋友,對我來說特別的親切。下午與Orip的義智在碧雲莊偶遇,義智說她理想中的慢城小聚,可以像同樂會。今天上午與大夥的互動,確實也是如此,期待這份美好可以持續

創作者介紹

悠閒 慢活 怡然居

jhntwroc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(0) 人氣()